您的位置:首页 > 社科普及 > 科普读物
2016讲座王卓
--社会科学讲坛集萃2016之王卓
加入时间:2016-11-17



满族及其先世文化生生不息之谜

                          

                       

今天,我要与大家讨论的是满族的传统文化。满族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十分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民族。熟悉是因为所谓的东北地域文化,其实很多都是满族的传统文化,绝大多数东北方言词汇,都源于满语词汇,陌生是因为满族已经不再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如果不是看履历表或者特别询问,我们很难知道谁是满族人。而满族及其先世是东北历史上重要的民族,它在东北民族当中最早被中原文献记录,数次成为东北乃至中国历史舞台的主角。要了解东北文化、了解中国古代史和民族关系史、了解中国社会的古今转换、了解东北亚国家关系和民族关系史,都不能不了解满族及其先世的文化。

一、满族在东北古代民族中的归类

东北是我国重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有蒙古族、满族、锡伯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达斡尔族等诸多民族,皆是发源并世世代代居住于东北地区的,汉族在东北地区的活动也自先秦即存在。除了上述今天尚存的东北少数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少曾经活跃于东北区域历史舞台上的民族或部族等,已经不再以独立的形态存在,有的与其他民族融合,有的消失在历史的深处。

华夏,是先秦时期汉族的自称。在先秦时期就已经被记录于汉族的口传文化当中,汉族的先祖黄帝和炎帝两个部族合并,形成了一个以中原地区为核心的强大联盟,其后人先后建立了夏,直至周代,还自称华夏。从华夏民族产生的过程看,它是以黄炎二部及其文化形态为核心、不断吸纳周边人群及其多样文化所形成的、是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民族集团。秦汉之后,这个民族集团仍然持续不断地融合、汇入周边的族群与新的文化内容,至近现代,成为中华民族的主干民族。

秽貊,是先秦时期秽族与貊族的合称,这两大民族至少在汉代就已经融合。秽貊族系一般包括离、扶余、高句丽,建立了夫余、高句丽等政权。扶余,被肃慎族系的勿吉所灭;高句丽被唐征讨后,被迫南迁朝鲜半岛,后被唐与新罗联军所灭,王室贵族被迁往中原地区,其他遗民与朝鲜半岛上的新罗等人融合,这个族系在中国东北不复存在。

东胡族系,一般包括山戎、东胡、鲜卑、乌桓、库莫奚、乌洛侯、室韦、契丹、蒙古,其中鲜卑族建立了北魏、北燕、北周,契丹族建立了辽,蒙古族建立了元。

    肃慎族系,是最早见诸中原文献的东北民族,先秦称肃慎、汉魏称挹娄、南北朝称勿吉、隋唐称靺鞨、宋辽金元明称女真、明末至清代称满洲,现代之后,称满族。其中靺鞨建立了渤海,女真建立了金,满族建立了中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

二、肃慎至满洲的族系沿革与生存空间

历史上见诸中原文献的民族众多,能够数千年间史不绝书,数次崛起,直至成为整个中国的统治民族的十分罕见。建立了元朝的蒙古族、建立了清朝的满族,都起源于东北地区,而它们所属的东胡、肃慎两大族系,在东北地区互为邻族,在历史上数次发生相互攻灭的情况,这使二者从未停止多种形式的文化交流与融汇,却始终保持各自文化形态的独立,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

今天我们要追寻的是满族及其先世文化,也就是历史上的肃慎族系文化,为什么能够数次崛起、不断强大,生生不息?为什么满族在近现代之后出现了民族文化的危机?在21世纪的今天,满族文化能否再现辉煌?

这一系列问题,需要到历史的时空当中去寻找答案。满族作为一个现代称谓,直接来源于清代满族的自称——满洲(manju)。这个族名的确立,是在公元16351122日(后金天聪九年十月庚寅),努尔哈赤的继承者,当时的后金大汗皇太极宣布的,自此满洲族号方成为正式的民族称谓。现代社会的民族观念建立起来之后,满洲族被简称为满族。

明末时期,“女真”是中原等外族人对建州女真等的统称,女真人内部皆以本部族的名称相称。而在皇太极族名诏令下达之前,即元明时期,活跃于东北中东部地区的主体民族,一直保持着辽金时期的民族称谓——女真。元代的女真由熟女真、生女真、水达达女真三部分构成,随着历史的变迁,至明代已经变成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三大部分。建州女真由元代的生女真地区经朝鲜半岛,迁至辽东地区;海西女真由元代水达达地区迁至今吉林地区,而野人女真则生活于更加偏远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沿江,以及鄂霍库次克海、东海(日本海)沿海或锡霍特等深山密林之中。

著名满学家金启先生曾提出:“满族文化根据历史发展的具体情况,其来源有三,即:女真文化、蒙古文化和汉族文化,而满族文化的大发展却是在接受先进的汉族文化之后。”他认为:“一般认为满族文化与女真文化有继承关系,但是继承了些什么?继承的范围有多大,仍然值得探讨。不应忽视金代女真族的社会文化发展是不平衡的,进入中原的女真人在汉族、契丹族的影响下,接受了一整套先进的政治、经济制度,并模仿契丹文和汉文创制了以汉文笔画组成的女真文字来书写语言,文化得到了飞跃的发展;留在上京一带东北的女真人,其文化要比中原女真人后进。金末蒙古军进占河北以后,东北、河南两地的女真人基本上被切断了联系。由于河南的女真人和汉族自然同化的结果,到了元初已被蒙古贵族称之为‘汉人’,而东北女真人元代却采用了‘各仍旧俗’,‘随俗而治’的统治方法。事实上又分散成为许多小部落,只有临近元代辽阳行省居住的女真人,文化程度较高。到了满族这一新的民族共同体形成时,金代女真人的文化影响,对于满族来说已经淡薄。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噶盖创制满洲文字时都不知女真原有文字了。只有民众之间日用的语言仍是女真语,但也经历了不少演变。除了语言外,姓氏还能大体上找出满族和女真族姓氏关系的线索,如满族富察氏即女真的蒲察氏、贺舍里氏即绝石烈氏、瓜尔佳氏即古里甲氏、那拉氏即纳兰氏。但爱新觉罗、伊尔根觉罗、通颜觉罗等姓氏却为金代女真姓氏中所没有,当系后来加入的氏族或在金代不显的氏族。由此可见,如果形而上学地看待金代女真族和满族的关系,便与实际情况不符。在这个问题上还应排除外国学者强调女真族和满族一脉相承的别有用心的谬论。因此女真族文化仅是构成满族文化的主要来源之一,并不能说是唯一的来源”。

因为“主要来源”于女真文化,满族直接携带着元明时期的女真文化经清代发展至今。而元明时期的女真,由辽金女真发展而来。金代女真的社会发展水平不一,久居中原及辽西等地的女真,在元代与汉族、契丹族、高丽族等民族一样,被划入“汉人”;女真则主要指白山黑水之间的金代女真人。辽代,女真分为生女真和熟女真两部分。金代因为是女真族当政,对于本族的分类是按照原有的部族,如完颜部、乌古伦部、温迪痕部等,或行政区域,如恤品路、蒲与路等区分。部族名称很大一部分源自其所处地域及居处的河流、山岭等。

女真族名,源自辽代契丹人对靺鞨七部之中的黑水部的称呼。据《金史世纪》记载:“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号勿吉。”《魏书勿吉传》载:“勿吉国在高句骊北,旧肃慎国也……”,“靺鞨”(mojie)与“勿吉”(wuji,为不同时期将女真语或满语翻译为汉语时所使用的记音汉字的不同造成的,其实是同一个称谓,原为地名,以之代为族名及国名。同理,女真(jušen,也汉译为朱里真、诸申,就是先秦时期的肃慎。

勿吉之前,活跃于古肃慎地的为挹娄。挹娄人不仅在朝贡中原时自称肃慎,而且其所使用的箭,恰恰就是先秦古史所记载的肃慎族的著名贡物——“矢石”。

肃慎——挹娄——勿吉——靺鞨——渤海——女真——满洲,在肃慎族系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除渤海是因由国号而演变为民族称谓,其余皆为由最强大的、统领了其他部族的部族名称转变为民族名称的。

满族及其先世民族在历史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民族的下级构成单位都是部族,构成部族的往往又是氏族。部族是以地域为中心形成的人群集团,如金代女真的猛安、明代女真的噶栅;氏族则是由血缘为联系形成的人群集团,如金代的谋克、明清时期的穆昆。因此,尽管肃慎至满洲,名称数度变更,部族之间的血缘等不断融合,但地域和基本的生产生活方式、族群的组合方式、精神信仰等,始终维持着与周边民族不同的特征。

满族及其先世文化数千年间皆活跃于白山黑水之间。清康熙十六年,康熙给内大臣觉罗武默讷,侍卫费耀色等人的上谕中,开篇便言“长白山乃祖宗发祥之地”。《金史世纪》云:“生女真之地有混同江、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是也。”元宇文懋昭《金志》云:“金国本名朱里真,蕃语舍音讹为女真,或曰虑真,避契丹兴宗名,又曰女真,肃慎氏遗种,渤海之别族也……唐贞观中,靺鞨来中国,始闻女真之明,世居混同江之东,长白山下……《三国志》所谓挹娄,元魏所谓勿吉,唐所谓黑水靺鞨者,今其地也。其属分为六部,有黑水部,即今女真。”

    肃慎—女真族系的各个发展部分在语言和文化上保持着相当大的同一性和相似性,其根源是他们具有同源关系,但各族群在文化上的交往、相互借鉴和融合也不可忽视。肃慎—女真族系各族群从历史和传统来看都是迁徙性民族,这种迁徙不仅指他们为追逐猎物和寻找其他食物等由一处定居地,向另一处定居地迁移,也包括某个族群或其中某个更小的集团从一个地方经过长途跋涉迁徙到另一个地方,与另一个族群发生接触,甚或加入到这个族群中。而后一种迁徙是造成肃慎—女真族系各族不断分化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是保持肃慎—女真族系各组成部分在文化上的一致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肃慎—女真族系各阶段族群在文化上的同一性和相似性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1.语言上具有相通性;

2.以渔猎为主要的生计方式或渔猎在其生计方式中占有重要地位;

3.民居内部格局的一致性;

4.氏族——家族组织和制度;

5.萨满教信仰;

6.说唱文学等。

仅就语言一项而言,基于资料的局限,辽金以前,无法确知,但满语与女真语的同一性毋庸置疑。

从经济生活上看,以渔猎经济为主的渔猎与农业混合型经济,是肃慎系民族与周边民族相比独具特色的经济类型。清代阿桂《满洲源流考》国俗一载:“自肃慎氏矢石,著于周初,征于孔子,厥后孔子夫余、挹娄、靺鞨、女真诸部,国名虽殊,而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者,莫能或先焉。良由禀质厚,而习俗醇,骑射之外,他无所慕,故阅数千百年,异史同辞。”《括地志》:“靺鞨人多勇力,善射,弓长四尺如弩,矢用,青石为镞”……除了中原典籍所记载的鲜明的狩猎经济特征,由于肃慎族系生活的广大地区,遍布江河湖海,水产资源也是重要的生活来源。其经济类型与东胡系的游牧类型、秽貊系的农业为主的类型相别,渔猎为其基本生业,在挹娄、渤海、金等时期,农业也占据重要的地位,但渔猎是其始终如一占据极其重要地位的经济生活方式。

古代肃慎族系繁衍生存的地理空间,远不止今日的东北地区,而是包括欧洲大陆东北、太平洋西北岸的广大地区。

肃慎一系的核心聚居区为白山黑水,其文化涵养与扩展地则远远超出这一范畴。仅在东北区域,东到大海,北至外兴安岭直至白令海峡,欧亚大陆的东部及北太平洋西岸的沿海岛屿、近海地区,都是他们繁衍生息的地方。而明清替代之际,沙俄东侵,肃慎族系数千年生存的空间和环境发生了亘古未有的巨大变局。

1644年,清军入关的同一年,俄国人侵入我国的黑龙江流域,而满族初入中原,忙于统一中国的战争,后来又发生了三藩之乱,直至康熙年间,才回顾东北,组织抗击沙俄的战争。雅克萨之战的结局是中国获胜,并第一次在这一地区划分了与外族的边界——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属于中国,黑龙江、乌苏里江还是中国的内河,经由日本海(满族等东北少数民族称东海)、鄂霍茨克海(满族等东北民族称北海)面向北太平洋的沿海地区尚是满族等通古斯民族的活动舞台,他们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也能够延续。

1689年划定的中俄边界维持了170余年,至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的签订,使黑龙江、乌苏里江成为中俄界河,东北地区失去了在鄂霍茨克海和日本海的漫长海岸线,原本在中国各省当中海岸线最长的“吉林”,成为一个内陆省份,面海靠山,以渔猎经济为基础的生产生活及其传统文化,失去了广大的涵养空间。

长期以来,有关满族传统文化在近现代的变迁,大多归因于中国社会整体的现代变迁以及清政权灭亡后,新的当政者对于满族复兴的警惕而对于满族文化的压抑。其实,历史上每一次肃慎族系强大的政权灭亡后,新的统治民族总是将其文化摧毁,如契丹对渤海上京城的焚毁,对渤海人的迁徙;元对金都城的破坏,将南部女真划入汉族的措施等,渤海、女真人自身的汉化,也促使其传统文化发生变迁。但渤海之后之女真、女真之后之满洲,还能够再次复兴自己的传统文化,凝聚起民族的力量,重新崛起,一个十分重要也长期被忽略的原因是,涵养其原始文化的外兴安岭内外,黑龙江、乌苏里江两岸,直至北冰洋、北太平洋海岸的广大陆地及沿海岛屿的原初文化空间及其文化,从未摧毁和变迁,长期保留着原始的面貌。

正是在这一重要的自然与社会环境中,粟末靺鞨发生了文化变迁后,黑水靺鞨携带着强大的本土文化基因崛起;熟女真消亡之后,生女真又以自己鲜明的文化力量,重新占据祖先曾经统治的土地,与强大的汉族、蒙古族抗衡,并取得胜利。而俄国东进,清俄东部边界条约的一个一个签订,使其彻底失去了涵养民族文化的原始空间和传统的渔猎文化所必需的自然资源,肃慎族系失去了重新崛起最为关键的条件。

正如历史上的秽貊族系随着逐渐南迁,日益远离文化滋养地,在夫余、高句丽等强大政权之后,悲壮地退出东北亚历史舞台一样,在1644年俄国人侵入黑龙江流域至今的近400年间,肃慎族系的终结民族——满族,也经历了从文化鼎盛到文化变迁的历史过程。

三、满族文化的当代存续方式

作为古代肃慎族系的最后一个民族,满族在近现代之后,特别是清朝灭亡,失去统治民族的政治地位至今,经济、社会、文化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迁。除了失去广大的原始文化涵养地,民族文化失去复兴的原始动能,文化再生乏力外,民族语言文字逐渐失去活态性,文化传承遇阻;社会环境巨变,文化主体地位变更;经济类型变迁,文化基础动摇。这四大原因,使满族虽然作为当今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居于第二位的少数民族,但其民族文化特征,与诸多人口数量相对少得多的少数民族相比,都弱得多,甚至已经没有可以明确辨认的显性民族文化特征了。

古代社会满族的显性民族文化特征,除了语言、文字之外,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看惯的是清宫戏中皇室贵族的发式、服饰、住房等。一般的老百姓自然不会那么富丽堂皇。我向大家推荐一本十分形象地反映出满族外在形象的书——由著名满学家,富育光先生主编的《图像中国满族风俗叙录》。

改革开放后,当代中国出现了地域文化与民族文化复兴的趋势,特别是以传统性、民族性、地域性为代表性特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调查、认定、保护等,加速了这种趋势。满族传统文化与其他民族的传统文化一样,出现了某种复兴。如满语言教育的复现、满族传统手工技艺的恢复,萨满祭祀活动的复苏等等。这次满族文化复兴开始不久,其结果如何尚有待观察,但在相当长的一个时间段内,很难实现民族文化体系的整体性恢复。

那么,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如今以何种形态呈现呢?

满族是当代一个极其特殊的少数民族。从人口数量上看,满族超过1000万,在中国少数民族当中位列第二,仅次于壮族。但是它没有地级以上的自治区,已经不再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字、服饰,也就是说,已经失去了外在性的,或者说显性的民族特征。

满族的民族文化,在其祖居地东北地区和重要的迁移地北京等地区,是以民族文化的地域化,即以地域文化的形态存在的。

东北不仅是满族的故乡,至今仍然是满族人口的主要分布地。其中辽宁、黑龙江境内的第一大少数民族和吉林的第二大少数民族皆为满族。此外,满族还是河北、北京地区的第一大少数民族,也就是说,满族至今不仅仍然是中华民族极其重要的成员,而且满族文化构成了东北、北京等地地域文化的重要内容。

从文化影响力上看,满族文化深刻地影响着东北地域文化,比如东北方言当中的不少词汇,皆出自满语,东北二人转中的一些曲调,如“神调”,包括二人问答式的表演方式等,与满族萨满教音乐与祭祀仪式有密切的关系,如今我们所说的东北地域文化,比如东北的民风民俗等,很大程度上就是满族文化的遗存 ;再如老北京的饮食、习俗等,几乎无处不充斥着满族京旗文化的影子。

从文化发展阶段的角度看,满族文化在中国社会现代化和满族汉化的双重变迁中,正在经历它的先世民族在历经由外兴安岭、鄂霍库茨克海、日本海至黑龙江、乌苏里江间的文化涵养区域部族文化的原生状态,到在白山黑水间的文化核心区域凝聚成民族,并在与东胡等强族和周边原始部族的不断竞争中,形成强大的军事、文化力量,再到与汉族的接触、交往或相互征服中,逐渐融合的过程。满族的汉化,是这种自古即有的民族间文化竞争与融合的一个新的结果,如同辽金时期的渤海族、元代居于中原的女真族一样,而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文化涵养地的消失,使肃慎族系文化在当代很难实现新一轮的崛起。

作为居住在满族故乡的人,我们不自觉地携带着满族文化给予我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对民族与国家的忠诚,对他人与社会的真挚与热情;不自觉地秉持着满族乐观、幽默、质朴、勤劳、不畏艰辛、不畏强敌的民族性格。如此看来,失去了显在特征的满族的传统文化,实际上还活跃在东北人的生活、性格和行为方式之中。

 

 



(责任编辑:张逸新)
关键字:
 
关于表彰吉林省第十二届社会科学优秀
吉林省第十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拟
关于印发《2018年吉林省社会科学普及
关于开展2018年度吉林省优秀科普专家
关于召开吉林省第七届社会科学学术年
吉林省社科联关于进一步学习贯彻党的
 
 
最伟大的力量是同心合力
1931年9月18日,日本法西斯发动“九一八”事变,悍然入侵中国东北。中国人民打响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    <详细>
最伟大的力量是同心合力
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
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
 
华东地区社科联社会科学普及工作经
山东社科理论专家茶座在济南举行
《河北社会科学发展研究报告(2011
《湖南省社会科学普及条例》宣传贯
                  关于我们   版权及免费声明  投稿征集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吉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吉ICP备08100439

地址:吉林省 长春市自由大路5399号   邮编:130033   电话:0431-84638340

传真:0431-84668875   E-mail:jlsk.623@163.com